专访丨普京总统前顾问卡拉加诺夫:俄已安顿武器可确定保障15年和平

图片 1

图片 2

摘要:一时间,欧洲上空乌云密布。

谢尔盖·卡拉加诺夫(Sergey Karaganov)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图

6月28日,日本大阪,特朗普和普京举行双边会晤。|视觉中国

图片 3

“我可以跟大家说的是,我们现在已经部署的一些武器,可以确保我们接下来15年的和平,至少可以保持15年。”

6月28日,特朗普和普京在大阪G20
峰会期间举行了一个半小时的双边会晤,这是一场时隔一年再演的“政治秀”。

沉寂了4个月的《中导条约》问题如今再起波澜。

在日前刚刚结束的世界和平论坛上,俄罗斯国家研究型高等经济大学世界经济与国际事务学院院长、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名誉主席谢尔盖·卡拉加诺夫(Sergey
Karaganov)教授,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来宾毫不讳言本国的军事力量建设,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俄——关系的恶化和冲突成为了重点议题。

在这次引人注目的会晤中,两人的外交团队都有参加,双方谈到了战略稳定和地区冲突问题,包括叙利亚、伊朗、乌克兰和委内瑞拉局势。但正如外界所预计的那样,在当前的背景下,双方几乎在所有重要问题上都没有达成共识。

6月26日,俄罗斯联邦委员会通过了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的法案,交由俄总统普京签署。

“所以如果美国想建反导系统的话,我们也不会学着他们的样子去做,因为我们现在其实已经对我们的力量比较有把握了。”他说。

俄美形成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对峙

消息一出,北约国家在当天立即开会讨论应对措施,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在会后表示,如果俄罗斯不能在5周内恢复履行《中导条约》,北约将以“慎重的防御性态度”采取一切行动。

卡拉加诺夫的发言之所以尤为引人关注,与他丰富的履历不无关系:他曾分别担任前任总统叶利钦以及普京的总统顾问,目前是俄罗斯总统下属的公民社会发展与人权委员会成员。“卡拉加诺夫是普京‘好斗’背后的人”
(“Sergey Karaganov: The Man Behind Putin’s
Pugnacity”),加拿大《环球邮报》曾以此为标题撰文评价他称。

6月上旬以来,美国国务院不断放出特朗普将在G20峰会期间与普京会晤的强烈信号。先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在6月11日表示美俄领导人将在大阪峰会期间进行会晤,紧接着美国国务院高官不断放出“特普会”即将成行的消息,特朗普本人也数次说要同普京会面交谈。对于自认为擅长交易的特朗普而言,显然是想故伎重演,拿会晤来压迫普京,进而在棘手的伊朗及委内瑞拉等问题上牟利,为自己已经开始的选战造势。

而俄罗斯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则迅速进行回应,如果北约敢于采取行动,那么俄罗斯将以对等的军事措施予以回击。

尽管卡拉加诺夫评估认为美俄走向战争的可能性不高,但“由于俄美之间的糟糕关系及一些技术性原因,因偶然事件触发战争的可能性是巨大的,”他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专访时表示,“我认为现在是继古巴危机之后风险最高的时期。”

对此,普京明确表示俄罗斯在一些重要问题上不存在让步的可能,不管是一对一会晤还是其他形式。他说:“没有人能够在任何事情上逼迫我们。他们必须明白,这种可能性很小。”
显然,去年年底原计划在阿根廷G20峰会上举行的“特普会”被特朗普以刻赤海峡冲突为由而紧急取消后,普京一直憋着一口气。自6月初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开始,普京连续抨击美国的单边主义行径。在圣彼得堡的讲话中,普京对美国火力全开,全面回击了美国咄咄逼人的进攻性经济政策。普京指出,美国霸权完全背离了人类未来目标,美国正利用美元的国际地位作为施压与恐吓的工具,发动一场科技战争,将全球经济变为一场混战,把自己的问题转嫁给其他国家。随后,普京又对俄美关系做出了“越来越坏”的评价,并表示坚决反对贸易战和国际贸易中的“无规则竞争”。在6月20日的“直播连线”中,普京认为美国将继续遏制俄罗斯。另一方面,普京也一直没有关闭与美国接触的大门,称愿意与美国对话,但这完全取决于美国。

最新消息,俄总统普京当地时间7月3日正式签署了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的法律。

卡拉加诺夫在采访中也披露,自己曾是在上世纪90年代“推动俄罗斯纳入北约的参与者之一”,当时的俄罗斯是希望能够加入到西方的阵营当中的,但就在近年美俄关系围绕乌克兰、叙利亚问题再度跌入冰点之际,他也公开抨击“北约已死”。

2018年至今,乌克兰问题、间谍中毒事件、“通俄门”、伊核协议及《中导条约》存废等问题使美俄关系继续螺旋式下降,形成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严重对峙。

一时间,欧洲上空乌云密布。

卡拉加诺夫告诉澎湃新闻,顺应整个世界的重点转移趋势,俄罗斯现在的战略重点也已经从欧洲开始转到了亚洲,“一个大家忽略的数据是,同亚洲的贸易额实现了史上第一次超过同西方国家的贸易额……俄罗斯正在重新发掘自身的亚洲根基,”他说,“但首要问题是,俄罗斯目前主要的任务在于大规模地增加东方专家数量。”

今年以来,美俄围绕干预选举、《中导条约》及地区热点问题而展开的制裁与反制裁、威慑与反威慑、施压与反施压仍不断强化。特朗普签署命令,把因乌克兰问题所实施的对俄制裁在3月6日到期后再延长一年;3月11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莫斯科的一家委内瑞拉和俄罗斯合资银行进行制裁;5月21日,美国宣布将3家与防空系统相关的俄罗斯实体纳入制裁名单,再次扩大对俄制裁。

1

专访中,卡拉加诺夫一如既往对西方民主制度及其意识形态,以及美国社会精英提出犀利的抨击。

图片 4

“冷战时期最成功的军控文件”

“俄罗斯才是欧洲传统价值观的捍卫者”

6月29日,日本大阪,G20峰会第二天,普京出席新闻发布会。|视觉中国

《中导条约》的全称为《美利坚合众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消除其中程和短程导弹的条约》,最早的谈判设想并非美苏两家当事者的任何一家提出来的,而是前联邦德国总理施密特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倡议的,1979年12月北约理事会做出“双重决议”,一方面计划从1983年开始在西欧部署572枚新型导弹,另一方面让美国尽快和苏联进行中程核武器的谈判。

澎湃新闻: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在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批评自由主义已经过时了;没隔多久,普京在访问意大利时又表达了愿意与欧洲全面恢复关系的意愿。这是否意味着,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中,俄罗斯更关注经济制裁的取消,而价值观的冲突依旧,是这样吗?

相应地,俄罗斯在宣布延长对美国的反制裁措施的同时,批评美方制裁违反国际法,意在阻止俄罗斯帮助叙利亚加强防空建设;同时,美国还以经济制裁和停止F-35飞机项目相威胁,压迫土耳其和印度取消购买俄罗斯S-400导弹项目。在战略稳定问题上,针对美国暂停《中导条约》,6月26日俄罗斯联邦委员会通过了暂停履行《中导条约》法案。

欧洲的北约国家之所以力促美苏进行中导谈判,是因为冷战期间欧洲地处美苏对抗第一线,而苏联从1977年开始在欧洲的本土部分和东欧国家部署先进的SS-20中程导弹,不仅在技术性能上压到了美国的潘兴ⅠA中程导弹,而且高达5000公里的射程(携带3枚分导核弹头)从苏联本土发射就能轻松覆盖整个欧洲,这令欧洲的北约国家大为心慌,它们不再认为美国能够有效威慑苏联,一旦爆发战争最倒霉的就是它们,于是就力促美国和苏联去谈判,削减中程导弹,降低欧洲的北约国家面临核打击的风险。而苏联刚刚获得中程导弹的优势,一开始毫不犹豫地拒绝和美国谈判,后在北约的一再请求以及仔细考虑之后,认为降低欧洲核大战的风险对自己和华约国家也有很大好处,才答应谈判。

卡拉加诺夫:自由主义如其字面含义是十分自由的,它是以自由为主要政治价值的一系列思想流派的集合,在不同议题上的表现不尽相同。目前所谓的“自由主义”与自由本身并没有关系,这不是一种支持所有人都有选择自由的思想。当他们将少数群体的利益强压在多数群体身上时,他们把自己称作自由主义者,声称这就是自由主义。

不仅如此,美俄双方在地区问题,如乌克兰东部、叙利亚、伊朗、朝鲜及委内瑞拉问题上也意见相左。普京批评正是美国的“政权更迭”行动造成这些国家的秩序混乱,进而导致恐怖主义崛起,现在又把目标对准了委内瑞拉。

实际谈判过程异常艰难,从1981年11月30日到1987年12月8日的6年时间里,美苏共进行了6轮谈判,总共开了110次会议,其间苏联换了3人最高领导人,直到戈尔巴乔夫在1985年3月担任苏联最高领导人之后,谈判才有了实质进展。

普京以及我本人,都在反对的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强加于人。我们也可以看到,所有那些西方国家强加于我们身上的价值观之后都瓦解了。

俄罗斯还面对来自北约的挑战。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北约国家商定了在俄罗斯退出《中导条约》后采取的政治军事措施;俄罗斯方面则称,如果北约对此采取行动,莫斯科将不得不采取对等的军事措施。

在此之前,谈判一直无所进展的最大障碍在于苏联不接受美国提出的“零点方案”(在1981年11月18日由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提出的一个建议,就是苏联拆除其针对西欧的SS-20、SS-4和SS-5导弹,美国则取消它在西欧部署572枚潘兴Ⅱ弹道导弹和陆基战斧巡航导弹的计划,从而使美苏在欧洲都没有中程导弹,达到“零”的水平)。苏联认为美国是以一张空头支票试图废掉自己实实在在的中程导弹,如果答应的话自己太吃亏。

澎湃新闻:十年前,在德国一场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的活动上,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说,俄罗斯的价值观与西方是一致,在民主自由和人权问题上,我们没有根本分歧……这是否意味着俄罗斯的观念在近十年中发生了变化?

北约和俄罗斯的军演对峙也日趋激烈。自4月以来,北约在黑海、北极及波罗的海方向先后举行了“海上盾牌-2019”“挑战北极2019”
和“波罗的海行动-2019”等多场大型海上联合军事演习,从三个方向对俄罗斯实施强大的军事压力,试图将其拖入多线作战的困境。面对北约的挑衅,俄罗斯做出了积极回应:黑海舰队发射“口径”导弹在黑海进行了射击演练,对北约进行警告;波罗的海舰队派出战机、舰艇正面应对,通过海上军事演习和空中拦截打压北约的气焰。

而戈尔巴乔夫之所以在上台之后很快就同意接受“零点方案”,一是戈尔巴乔夫接手的苏联内忧外患已经很严峻,而其又对西方存在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通过在中导问题上让步来换取西方的好感,从而获得西方的经济援助;二是戈尔巴乔夫认为美国已经在西欧开始大量部署潘兴Ⅱ弹道导弹和陆基战斧巡航导弹,在技术性能上重新扳回了优势,对苏联的威胁大增,接受“零点方案”能够消除这种威胁。

卡拉加诺夫:俄罗斯没有变,我们是一个开放的国家,内部也十分多样化。文化上来说,俄罗斯人比很多欧洲人还要“欧洲”。当我们谈到欧洲那些新的主流价值观时,俄罗斯会被认为是反西方的。

双方关系短期内难以转圜

1987年12月8日,时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和美国总统里根在华盛顿签署《中导条约》,1988年6月1日正式生效。《中导条约》是美、苏/俄裁军史上第一个裁减核军备的条约,被称为“冷战时期最成功的军控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