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学生:作者没犯罪干嘛像罪人1样 甚至还惨

  有一位瘦小的老太太是我们家门口的常客。这位民国时期的地主家少奶奶,左手拿着案板,右手举着菜刀,骂一句,拍打一下案板,像在敲锣。她的骂声带着哭腔,抑扬顿挫,带着调子,咿咿呀呀,像在唱采茶戏。

咱们先来看看豫章书院的所作所为。

唯愿我们拥有面对黑暗的勇气而不被这世界改变。

点击加载更多

出来后,他变得很多疑,老觉得我们要害他,一直对我们怀恨在心。现在,他虽然不会打人,但是会自残,经常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折磨得我们鸡犬不宁。他今年24岁了,这个年纪本该拼事业、交朋友,他就天天在家跟我们对着干,也不去做事。

我们无力改变这个世界的黑暗,恐怖主义把目标对准了英国的乔治小王子,尽管他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

  豫章书院被注销办学资格
部分家长:坚决支持办学

为人父母是一项荣誉,更是一种义务,需要付出关心、耐心、爱心。很多人并没有准备好,就匆匆忙忙就做了父母,不懂得教育、不愿意教育,只想选择最省事的方式。

而比指责更可怕的是无助。当你点开南昌豫章书院的简介你会发现,首任山长为前南昌市市长李豆罗先生。这似乎可以解释了为何他披着国学教育修身养性的外衣,似乎可以解释了为什么那些不利的言论被秒速和谐,似乎可以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多从中出来的孩子不敢在南昌报案,我们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权财勾结,执法不力,我们不知道这条黑色的产业链中有多少未知的势力。豫章书院事件发生后,该学校的山长还在大肆鼓吹学校,试图作为营销手段让学生现身说法从而招揽更多的学生;杨永信事件发生后,杨永信还是开展着他的“电击治疗”;媒体的报道不过昙花一现,没人去关注那些受害学生的心灵是否愈合,所谓处罚不过象征性的罚款。恶魔还在,他们打着法律的擦边球,用一纸未成年人父母签署的“生死状”让人们无可奈何,他们举着正义的旗号,用来粉饰肮脏黑暗令人发指的行径。

  她们从不点名道姓,但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被骂的那一个。因为有一段时间,我被他们认定为彻彻底底的坏孩子。

一些人认为管教自己的孩子是自己的家事,不容外人置喙,甚至一些落后地区的人认为孩子是自己生出来的,打死也是自己的事。他们生活在现在,思想去停留在古代。浑然不知有《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存在。

最近,微博热搜出现了一个特别的tag#中国还有多少杨永信#,好奇心使我点进去,求生欲没有使我退出来,却让我点开了一篇又一篇报道……一个看似古朴文艺的名字出现在我们眼前——“豫章书院”,国学的外表下却尽是人间地狱一般的不堪。

  豫章书院被控涉嫌非法拘禁
警方立案侦查

1

我们无力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则,人口拐卖依然是这世界最残酷的产业链,生命在这里渺如草芥。

  很多学生出来之后,都有过类似的变化,变得敏感、多疑,甚至抑郁。樟树市有个男孩曾两度被豫章书院抓进校门,关了两次小黑屋。这种经历给他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他在出来四五年之后,依然恨自己的母亲,也缺乏安全感。每天睡觉的时候,他都会在枕头底下藏一把水果刀。“如果谁再来抓我,我就动刀子。”他说。

电击,孩子一生的噩梦

越来越多曾经深受其害的人站出来爆料它的酷刑,绑架监禁甚至远在新疆的孩子也强行带走,戒尺龙鞭打到起不来床超乎了我们对体罚的想象力,关进小黑屋与排泄物同在一起更是让我们开始质疑人权在这里究竟为何物?与此相比,完全不达标的饮食和毫无教学性的授课似乎“不值一提”。至于“性侵”“自杀”这些让人触目惊心的词语在这里更是被秒速和谐,与之相对的是呈现给外界的古色古香,所谓正能量。难道所谓的传承文脉是指恢复古代的杖刑么?难道所谓的修身养性是指囚禁抹杀求生欲么?中国人用近百年来前进的社会文明在这里披着传承古典人文教育的外衣,却如滚雪球一般倒退,这里不仅是人性的丑恶更是这个社会遥不见底的深渊。

  有多坏呢?我跟其他小孩趁大人们午休的时候,把某户人家菜园子里的小甘蔗全部割掉,吃不完就全扔在溪水中;顺着竹竿爬上别人的天台,把上面种的瓜果之类全扔下楼;有人地里的南瓜快熟了,拿小刀剜一小块瓜皮,塞些粪便进去,再封上让它自己愈合,那家人待南瓜熟了,抱回家切开,一股恶臭溢出。

在他们看来,为了让孩子“走上正路”,这点牺牲算不得什么。孩子挨点打怎么了?我们那时候谁没挨过打?他们会这么想。

我相信每个送孩子进这种学校的家长他们都深爱自己的孩子,我相信他们不知其内部的酷刑,他们只是想让自己的孩子变得更好可却选择了错误的方式,他们忽略了对孩子的教育最有效的那颗良药永远是来自父母亲情的爱。我们只能希望父母更关注孩子的成长,毕竟心里的创伤是最难愈合的。至于那些残酷的施暴者,我相信更可悲的他们的心灵。一个人若是去了人性,那么他将是一具空洞的灵魂,他们是魔鬼在人间的代名词,他们有着这世间最阴暗的心灵。这注定了他们永远无法发现这世间的美好。

  相关新闻:

杨永信网瘾学校、豫章书院这类机构对孩子最大的伤害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附上今天看到一位博主说过最扎心的话:这个书院曾经有一个电竞天才少年,年纪轻轻已打到省赛,只因被送到这里三年,整个人的精神完全崩溃。如果这个少年被好好培养,是不是有那么一丝可能,在前几天的比赛中,他在WE战队,在RNG战队,在为国争光。LPL的历史是不是会被改写。

我要反馈

12月7日,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决定对前豫章书院学生罗某被非法拘禁一案立案侦查。正义终将来临。

我们不敢相信,在21世纪新中国的法制社会,剥夺人权,囚禁体罚,欺辱未成年的事情还在堂而皇之的发生,南昌豫章书院不是个例,它仅仅是众多所谓再教育辍学网瘾早恋少年民办学校的缩影。而这背后,是庞大的资金利益链。一个普通学生在豫章书院的学费是半年三万,如其自己所说有上千名学生,但是学费资金已达过亿,更不用提是外面价格三倍的日常开销了。而中国到底还有多少这种民办学校呢?位于郑州南四环外的戒网瘾学校,花季少女一死一伤,仅仅进去42天的玲玲活活被教官摔死。位于长沙的杰龙特训学校打着矫正学生的幌子却实施着暴力的行径。一个杨永信倒下去,千千万万个杨永信站起来。我们不敢想象,这满是光明的世界又有多少魔鬼在看不见的角落里张牙舞爪,我们不敢想象,又有多少青春花季,在这里蒙上一辈子的心灵烙印。

  许多学生把心中的怨念指向自己的父母和学校。湖州的一个女孩,从学校“毕业”几年,依不愿意与曾经“背叛自己”的父母交流,也不愿意把曾经的苦楚告诉父母,虽然她尝试过,但父母并不相信。她甚至不敢坐母亲的车出去旅游,怕又被带到了某个奇怪的地方。她开始装得很听话,让母亲以为自己已经完全转变了。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有自杀倾向,今年下半年住院了两个月,依靠药物治疗。

问题是像豫章书院这样的机构,他们的教育方法不光挨打这么简单。相信没有多少人有被长时间关小黑屋的经历,更不用说杨永信“电击”这样层出不穷的虐待花样。

比可怕更可悲的是无能为力。就像一位网友所说“我虽身在南昌却只能在屏幕的一段转发点赞引起更多的人关注”,的确,我们看到过魔鬼的样子,而我们能做的却只是在键盘的一段摇旗呐喊,我们什么都不能做,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就像《熔炉》中所说“我们无力改变这个世界”。

图片新闻

图片 1
菲律宾民众焚烧总统画像抗议

图片 2
男生扮熊冲女生宿舍告白遭驱离

图片 3
青年摄影师不可错过的赛事

图片 4
055舰比052D战舰体型大好多

与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性侵”之说来自非当事人的直接描述不同,豫章书院对学生的虐待行为得到了许多当事人的正面证实,基本可以认定该学院的学生受到不同程度地暴力殴打、伤害,原因仅仅是因为不听话。

但《熔炉》的下一句是“却可以使世界不改变我们”。

加载中

如果仅仅是遭遇体罚,豫章学院还不足以让人如此气愤,这类机构打着“教育”的幌子行“虐待”之实,造成了严重后果。我们来看《新京报》的报道:

我不知道在这场悲剧中,是该指责家长亲手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地狱,还是该指责施暴者的心灵扭曲,抑或是政府监管部门的监管不力还是沉迷网络的青少年。在这场悲剧中,似乎人人都是受害者又似乎人人都是这场悲剧的缔造者。

  南昌豫章书院学生陆续被接走
仍有家长表示力挺

中国青年报对曾经接受过“电击疗法”的青少年进行过采访,其中大部分人在出来之后都会极度缺乏安全感。咱们看看媒体报道的学生“治疗”之后的“成果”。

10月30日晚,官方调查发布调查结果:彻底追责相关负责人。正义可能会迟到,但它决不会缺席。我不知道这种学校会不会取缔,我不知道愚昧的家长是否可以认清这种学校的真面目,我不知道受害学生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有一丝欣慰。我只能希望,这调查只是一个开始。

图片故事

  • 图片 5
    中越跨国上班
  • 图片 6
    在我这儿,没有可以扔的垃圾
  • 图片 7
    血染的风采:建国后我军打过哪些大仗?
  • 图片 8
    新浪图片《政面》16期:格前总统被捕
    支持者砸警车救驾

不少家长把孩子完全当成了自己私人物品,必须严格按照自己意愿生活,至于孩子怎么想的,不在意。出了问题,自己打,或者让别人打。

体罚在这里是常态,非法监禁、剥夺人身自由似乎成了这里的“规矩”,甚至性侵、致死……而更为可怕的是这里竟然是一所标榜自己是修身教育的学校。而翻开豫章书院的百度百科你可能会惊讶,这所赫赫有名的书院起源南宋,正是朱氏理学在江西地区的发源地,历经清代康雍乾三朝皇帝的重视,建国后更是南昌大学工学院的前身。这个在江西地区文化教育发展史上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书院却因现在的民办南昌豫章书院的暴行而使人谈之色变。

  这些未成年的小孩,进入豫章书院的过程是那么的灰暗。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我通过多种方式,先后与大概20名豫章书院曾经的学生聊天。

4